来丹噶尔经营的各地商家为在夜间招徕顾客

2020-12-29 08:51

西宁-湟源峡(海藏咽喉)-湟源大水车广场(药水河和湟水河的汇合处、大水车、“花儿”碑林)-赞普林卡-火祖阁-陈醋博物馆-迎春门-丹噶尔演艺厅-丹噶尔署衙-孔庙-昌耀纪念馆-丹噶尔曲艺馆-仁记商行(钱币博物馆)-城隍庙-拱海门。

丹噶尔是河湟谷地保留最完整的明清建筑群,每一栋老屋都有属于自己的风格,每一栋老屋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当这些风格和故事,以自己的方式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便有了一种多声部和鸣的韵律。这是历史留给这片土地的财富。

排灯:两百多年前,来丹噶尔经营的各地商家为在夜间招徕顾客,纷纷制作形状宛如灯笼的招牌,并将其挂在商号门前,这就是排灯的雏形。排灯艺术地融入当地各民族的文化元素,有机地汇集了木工、雕刻、绘画、装饰、书法、音乐等各种艺术,给人一种如梦如幻、如醉如痴的感受。

近年来,丹噶尔先后完成了城镇主干道和次干道的改扩建及灯饰亮化和配套绿地工程,相继完成了一批提升城镇品位,优化城镇布局的建筑项目,建成了一批住房建设工程和绿化项目。截至目前,丹噶尔人均住宅面积达26平方米,实现人均公共绿地9.8平方米。

皮绣:用毛线、皮绳、马鬃及丝、绒、棉等材料,运用平绣、网绣、盘金绣、拉锁绣等针法,在各种皮革上进行的艺术创作。皮绣内容既有风景、花鸟鱼虫、飞禽走兽,又有人物肖像等图案,画面绚丽多彩,富于变化。

商业的繁荣,带来的是文化的交融。如今的仁记商行,依旧保留着当年的旧貌,只是,当年那些讲着剑桥英语的英国商人早已不在,仁记商行已经成为一个钱币博物馆,财富在这里被当做一种文化展示。

如今,曾经的悲欢早已在历史的烟尘中消逝,曾经的恩怨也已随时光弥散,唯有一街鳞次栉比的老屋,在和风中、细雨里,讲述着丹噶尔曾经的荣光。

今后,丹噶尔城镇化建设将以“文化湟源、生态为本、旅游立县、沿湟拓展”的发展总战略,构建以县城为核心,科学合理的城镇体系,重点培育几个重点镇,并协调河谷地带城镇发展关系,拉开城市框架,同时走特色产业化和城镇化道路,适度推进城镇化进程,提高城镇化质量。

从唐蕃古道的开通到茶马互市的设立,丹噶尔始终是连接中原和藏地的交通要道。一代又一代的僧侣曾在这里留下过朝圣的脚步;一代又一代戍边的将士曾在这里树起激昂的旗帜;一代又一代的商贾,更是用他们对财富的梦想,缔造了丹噶尔的繁华。

这是一栋有着罗马柱和穹顶窗棂的西洋建筑,它是丹噶尔商业传奇中的又一个美妙音符。

幌子下店铺被雨水淋湿的墙壁上,苔痕斑驳,这让老屋有了一种被时光打磨过的坚实质地。只是如今,这些古老的店铺,贩卖的早已不是来自印度和尼泊尔的藏香和服饰、来自京津的干果和布匹,如今的丹噶尔,时尚与沿海城市同步,流行与外地合流,老街的氛围,仅仅是这些商品炫酷的包装。在丹噶尔,历史的厚重与时代的诉求就这样奇妙地结合在一起。

在这个被雨水淋湿的清晨,老街上一排排幌子低垂着。“徐记杂货”“湟源陈醋”还有……这种镶着黄边,蓝底白字的幌子,彰显的是丹噶尔六百多年前市井的繁华。

陈醋:清雍正年间,清政府将茶马贸易集市移至丹噶尔,丹噶尔一时间商贾云集,贸易兴盛,不少山西商人便将陈醋酿造工艺带到了这里,开始了最初的陈醋酿制,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种产业。

站在拱海门下遥遥望去,老街上被雨水淋湿了的铺地青石,仿若一行行排列整齐的小楷,记录着湟源的沧桑。

百余年前,一种名叫“西宁白”的羊毛走俏国际市场,这种羊毛最大的交易地便在丹噶尔,于是,美国、英国、比利时等国家的客商纷至沓来,仁记商行便是当年英国人丹噶尔代办处的旧址。那时的丹噶尔每年有数百万两白银的交易量,谁能想到,在这样一个偏僻之所,有着一条国际贸易通道。

丹噶尔将围绕“山城、水城、古城”建设和“两河四岸”总体开发,重点推进城镇路网、景观、广场、市场、公用设施等基础设施建设,城镇房地产开发等项目。同时,将湟水河以南建设成为特色鲜明、环境优美,以生态建设为依托的可持续发展城区,把湟水河以北建设成为设施完善、经济繁荣,以人文景观为中心的古朴典雅城区。同时,在未来的城镇化进程中,还将充分利用湟水河、药水河流域资源,扩大水域面积,大做露水工程,给城镇建设注入灵气,使城镇建设精巧秀美,赋予丹噶尔深厚人文背景的独特个性,体现“山城、水城、古城”三城并举的景象。